洞庭波兮木叶下

博天

迷途(二)


       博雅兀自沉浸在回忆之中,再加上头脑昏昏沉沉的,整个人走得踉踉跄跄,差点撞上柱子,正在这时,旁边伸过来的一双手帮他稳住了身形。
        这是一位熟人。一位博雅从来没有料想过会在此时此地遇到的熟人。
        “晴明?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眼前的人身着蓝色狩衣,白色的长发垂肩,再加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眉眼——正是如今平安京中风头最盛、号称“天才阴阳师”的安倍晴明。
        “博雅大人莫不是酒喝得太多了,连路也不会走了?要不要我派个式神送博雅大人回府?”晴明表情戏谑。
        “你就别取笑我了。”博雅叹了口气,他现在委实没有与人说笑的心情。不过能在心情最糟糕的时候遇到一个熟悉的朋友,确实是件令人欣慰的事。
        “我因为最近几次退治妖物有功,所以也被陛下特许参加今晚的宴会。”晴明解释。
        “我怎么没看到你?”
        “我坐在下首的位置,你又只顾着埋头喝酒,自然注意不到。”晴明微微一笑,“何况我又没有握碎酒杯来吸引全场人的注意——”
        “喂喂——”博雅无力地扶额,“我那是——”
        “是在想着大天狗的事情吧。”晴明淡淡道。
        博雅一怔,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实在不明白那家伙到底是怎么了。”他摇摇头,“虽然是妖,但他绝不是什么邪恶的家伙,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和黑晴明在一起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去找过他了……没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会变成这样——”
        晴明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
        “而且,”他顿了顿,“我感觉得到,他的本性并没有变,他只是被黑晴明教唆了——”
        “那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作为朋友,我有义务把他拉回来,但那个笨蛋根本不听我的话。”博雅恨恨地一拳砸在柱子上。
        “如果大天狗一直不听你的劝告,而是选择继续帮助黑晴明呢?”晴明淡淡地道,“到那个时候,你要怎么办?”
        博雅怔住了。“我上次就说过的吧,如果那家伙堕落为恶鬼的话,我会干脆地铲除掉他的。”
        “可我不觉得你能做到呢。”晴明扭头看向他,面无表情。
        “别开玩笑了——”博雅的额头青筋暴跳,“平安京有我的家人和朋友,有我要守护的一切存在,如果有人要颠覆平安京,我一定会为守护它而奋战到底,即使是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他的语声中带上了怒气,“晴明你这么说,难道是在质疑我吗?”
       “我并不是在质疑你守护平安京的决心,”晴明摇了摇头,“我只是想说,在你的心目中,有人和平安京同等重要……或许,比平安京更加重要也说不定。而现在,这两者被摆在了对立的位置上——你要如何抉择呢,博雅?”
        博雅愣了很久才理解了晴明的这番话。“你说大天狗在我的心目中比平安京更重要?”他冷笑一声,“怎么可能?我和那家伙确实曾经是故友,但那已经是过去了——”他加重了语气,缓缓地道:“下次再见到,就一定是以敌人的身份了。”
        “看来,人们总是意识不到自己心目中真正重视的东西是什么呢。”目送着博雅远去的背影,晴明悠悠地道。
        “晴明大人,博雅大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晴明的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白色的小狐狸。
        “该来的总会来的。这种事情,如果本人不想通的话,旁人提点再多也没有用。比起这个,”他望着被黑云笼罩的夜空,面露忧虑之色,“黑晴明,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大天狗没有再在爱宕山上呆下去。这座山上,留下过无数次两人曾经结伴同游的痕迹,每一片竹林,每一条河,每一处山头,都能轻易勾起许多他如今不愿想起的回忆。
        大天狗几乎是逃一般地下了山。
        山下不远处有一片集市,一到晚上总是热闹繁华。大天狗生性好静,并不喜欢这样的环境,但今晚他却渴望能被人声包围,好驱散自己心头这股挥之不去的悒郁落寞之感。
        大天狗没有忘记要用妖术隐藏自己背后的翅膀。毕竟大多数人对妖怪都是怀有戒惧之心的,如果被发现是妖怪,势必会引来很多麻烦。好在大天狗除了一双翅膀之外,外表上和人类的美少年别无二致,只要不遇上阴阳师,凭凡人的肉眼是绝对分辨不出他的妖身的。
        夜间的集市很是热闹——卖衣服的,捏糖人的,演奏乐器的……各种铺子让人眼花缭乱,小贩们的吆喝声也是此起彼伏。
        大天狗在一个卖竹制品的铺子前停住了脚步。
        “这位小哥,想要买点什么?我这里有竹子编的席子,筐子,还有各种有意思的小玩意儿——你要是有什么想要的,可以便宜点儿卖给你——”小贩舌灿莲花。
        大天狗的视线落在了一支翠绿的笛子上。
        小贩敏锐地察觉到大天狗的视线:“小哥你可真是有眼光,我这铺子上最好的东西就是这支笛子了。这本来是一位客人为他的朋友定做的呢,但据说他的那位朋友突然去世了,所以又拿出来售卖了——”
        赠送给朋友的吗?大天狗的思绪突然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说起来……上次送给他那支笛子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本来打算今年他寿辰的时候再亲手做一支新的送过去的……
        小贩兀自在喋喋不休,大天狗怔怔地站着出神。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的孩子!”一声尖叫突兀地响起,女人的哭喊声响彻夜宵。
        不远处的一处民居着火了,火光冲天,房柱上缩着一个小孩儿,那火越烧越旺,眼看就要上升到孩子所在的位置了。
        孩子的母亲几次想要冲入火海,都被人死死地拉住。“先灭火再说!”“快去拿水桶!”
        随着一桶桶水浇下,火势有逐渐减小的趋势,但已经来不及了,一根单薄的椽子在火场里根本撑不了那么久,喀啦一声,柱子断裂,孩子眼看就要落入火海之中——
        一道白色的身影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飞快地闪过,如一把闪烁着清光的剑,迅捷无比地插入了火场,又无比迅速地抽身而出。
       白衣的青年抱着孩子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他的身后,着火的房屋轰然倒塌。
        孩子安静地被他抱在怀里,忘记了哭闹,好像惊呆了。
        人们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惊叹声、赞誉声此起彼伏。孩子的母亲颤巍巍地上前,从大天狗手中接过毫发无损的儿子,忍不住抽泣起来。
        “还不快谢谢救命恩人,”女人一边对儿子说话,一边忍不住掉泪,“这位公子,您的大恩大德,我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这孩子的爹三年前被妖怪害死了,就剩下我们娘俩相依为命,”女人抹了一把眼泪,“要是这孩子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也活不了了——”
        “这位小哥,刚才你舍己救人,实在是让人佩服。你若喜欢,我这铺子上的东西随你挑,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我家新宰了一头猪,还有大坛的酒——诸位,我们请这位英雄去痛饮一番如何啊?”
        “走走走!就去你家!”
         人们都兴高采烈地簇拥着大天狗,人人都对他殷勤备至,预备把他当做整个村子的英雄来款待。这种场面让大天狗很不适应,但却并不讨厌,甚至——他觉得自己那颗如坠冰窖的心也渐渐温暖起来。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大天狗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但当他努力去分辨的时候,那股气息又消失了。
        走在大天狗后面的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大天狗回过头来,发现那人的神情有些古怪。
        大天狗意识到有件不妙的事情正在发生,然而他已经无力去阻止了。
        黑色的羽翼逐渐在他的背后显现,那是一双极美的羽翼,然而却无论如何不应该出现在一个人类的身上。
        大天狗竭尽全力想要把羽翼隐藏起来,但身体却似乎不听他的使唤。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了他,这种威压,和上次与那个白发阴阳师对战时感受到的一模一样。晴明,他就在附近吗?他想干什么?
        人们的表情从震惊,到恐惧,最后变成了愤怒。
        “这家伙是个妖怪啊!”
        “怪不得能跑得那么快!怪不得他不会被火烧伤!”
        “他来这里想干什么?”
        “哼,这还用说吗?肯定是为了吃人了!”
        “可他刚刚……救了我啊……”一个童声怯怯地道。
        人群有一阵短暂的沉默。
        “那都是妖怪的阴谋!先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趁我们不防备的时候再把我们全部杀死!”“就是就是,要不他为什么要化成人类的样子?不就是为了骗取我们的信任吗?”“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大天狗看着围绕着自己的人群,人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要将他生吞活剥的愤怒,连那个刚刚称他为救命恩人的女人也是如此。
        我真是个傻子啊——他在内心深处自嘲。
        他张开羽翼,想要离开这里,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挪动半步了。
        黑色的锁链出现在他的脚下,将他牢牢束缚住,他连凝聚妖力都做不到了。
        村民们手持锄头镰刀将他牢牢围住,而他此时如同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原来如此……晴明,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吗?想要解决掉我这样的敌人,这确实是一个兵不血刃的好方法。
        窥伺在四周的村民们见他已经无力反抗,也就不再惧怕,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向他冲来。大天狗认命一般地闭上了眼睛。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眼前浮现出的竟然还是那个人的音容笑貌。
        一道淡蓝色的光辉落下,镰刀锄头落在大天狗的身侧,却无法伤他分毫。大天狗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笼罩在透明的结界里,黑色的阴阳师站在他的身旁,与晴明完全相同的气息和力量,却给人一种森冷恐怖之感。
        “真是难看啊,大天狗。”身旁的阴阳师冷冷地道,“竟然被自己救过的人类追逼到如此地步。”
        “黑晴明大人!”大天狗死里逃生,不仅没有喜悦,反而感到一丝惶恐。
        “我故意封住你的妖力就是要让你看看,你救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黑晴明冷冷地道,“愚蠢而贪婪,这就是人类。即使你刚刚救过他们,他们也能转眼对你刀兵相向——大天狗,你想要保护的,就是这样一群生物——”
       大天狗垂下了头。
        “我不是说过了吗?一切人类都是我们的敌人,为什么你还要救他们?”黑晴明的语声骤然严厉。
        “对不起,黑晴明大人,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下次我一定不会——”
        “现在就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黑晴明打断了大天狗的话,“杀了他们,我就原谅你这次的过失。”
        大天狗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
        “怎么,你不敢吗?”黑晴明冷笑了一声,“刚刚他们要杀你的时候,可是一点犹豫都没有呢。”
        大天狗没有说话,握扇柄的手指节发白。
        “别担心,如果你堕落为恶鬼的话,我会干脆地铲除掉你的。”那个人的话语又在脑海中回响起来。
        如果我杀了他们——是不是我在那个人的心目中,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恶鬼了?
        大天狗举起那柄能卷出狂风的扇子,却久久没有挥动。良久之后,他的手无力地垂下。
       “大天狗,你真是让我失望透顶。”
        “对不起,黑晴明大人,我、我甘愿承受您的一切责罚——”大天狗低着头道。
       黑晴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再见,大天狗,你太温柔了。”
         “这份温柔,总有一天会成为置你于死地的利器。”

迷途(一)

       夕阳投下最后的光线,将树木的影子拉得很长,林间有凉风拂过,吹动树上人宽大的衣摆。他眺望着远方,白色的身影被夕阳镀上一层暗色,归巢的鸟儿啾鸣着从他的身旁飞过,而他不为所动,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以前他也曾经一直这样等待着,直到那抹熟悉的红色身影在视野中逐渐清晰起来——连带着清晰起来的,还有飞扬的黑色发梢和青年爽朗的笑声。
        那是独属于源博雅的笑声。
        源博雅总是会在这样的黄昏来寻他。
        有多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笑声了呢?大天狗不知道。
        但大天狗知道那个人已经不会再来了。
        就在不久之前,他亲自斩断了与那个人所有的联系,决绝地,近乎残忍地。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为大义总得付出代价。
        而大天狗是那种为了大义可以支付一切代价的人。
        晚风 冷嗖嗖地吹过,遍体生寒。大天狗悚然一惊,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树上坐了太久。已经入夜了,月光流泻在他的身上,也是冷的。
        大天狗从来没有觉得夜间的林子里这么冷,冷得让人难以忍受。以前还没遇到博雅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孤独地在爱宕山上度过漫长的时光,那时他从没觉得孤单。可是不知为何,今夜的爱宕山这么冷,这么凄凉,安静得让人害怕。
       直到这一刻,大天狗终于真切地意识到,林间再也不会有那个人的语声响起,再也不会有合奏的笛声回荡了。
       他失去源博雅了。

       平安京,宫廷聚会。
       黑发的青年端坐于席上,冷眼看着眼前的觥筹交错,裙裾翻飞。今天是醍醐天皇宴请群臣的日子,大殿之内明明是暖意融融、处处生春,可不知道为何,源博雅周身却散发出一股冷气,连累坐在他附近的人也打了个寒噤。
       不远处的几个歌姬正在对着源博雅所在的方向窃窃私语。
        “博雅大人今天怎么啦?看上去好像心情很差的样子?”
        “博雅大人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他以前参加宫廷聚会的时候,也总是无精打采的。”
         “不是啦,今天博雅大人的精神好像分外地差——就好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一样——”
        “真想知道博雅大人在为什么而烦恼啊——”
        歌姬们的窃窃私语并没有落入源博雅的耳中。此时他的脑海中,反复回放的是大天狗陌生的话语,还有他离去时脸上那抹嘲讽的笑——一个博雅读不懂的笑容。
       博雅万万没有想到,一直追随着黑晴明、帮助黑晴明做尽种种恶事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昔日好友——大天狗。
       那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说一个长着黑色翅膀的大哥哥带走了她的哥哥的时候,尽管所有描述都指向大天狗,博雅却仍然不肯相信,直到大天狗出现在他的面前,亲口承认了这一切。
        “不过是一些没用的废物,能为大义牺牲,是他们的幸福。”
        大天狗,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位大人赐给了我力量。为了实现大义,需要更强的力量。”
        大天狗,你所谓的大义,到底是什么?
        “博雅,你真是变弱了啊。不过我可是很强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强!”
        你这,大蠢货啊!博雅的右手狠狠握拳。
        “哗啦”一声在一片歌舞声中极其不和谐,人人都抬头看向噪音发出的方向,连天皇都放下了手中欲饮的酒杯。
        源博雅的右手中,躺满了酒杯的碎片,酒水顺着指缝不断滴落。
        察觉到殿中人的目光都在朝他这里汇集,博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抱歉……刚刚我……失态了。”博雅站起身对着天皇谢罪,正好看见坐在他对面的克明亲王对他微微皱眉。
         “没关系,博雅是累了吗?”天皇的态度很是温和,“累了的话,出去休息一下也无妨。”
        “那臣就先退下了。”博雅如蒙大赦,缓缓退出了殿门。
        终于出来了……博雅走在花园的小径上,长吁了一口气。
        他很不习惯这样的场合,人声嘈杂,满目都是淫靡之景,满耳都是谄谀之辞。所以他往往能推则推,实在推不了的,硬着头皮去了,也往往是闷头喝酒,暗自期盼着这无聊的聚会能够早点结束。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很想去寻大天狗。
        眼前浮现出一副熟悉的场景——他为了躲开宫廷聚会谎称有病在身,实则直奔爱宕山,等到了山下,天已经快黑了。林间有清越的笛声回荡,白衣蓝眸的青年坐在树梢上,放下笛子,转身淡声对他道:“你来了。”
       然而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了。
       
      

这个任务说明是什么鬼😂推荐式神又是什么鬼😂好任性的感觉。。。